Devilo囧糖丶

摘纪录:

关于天赋,也可以解释为因为热爱所以愿意比旁人付出更多的努力,每一个愿意这样做的人,都可以称之为“有天赋”。
——易烊千玺


感谢推荐

今夜与星为邻(序)

红豆小姨妈:


  • 可能又是个发生在娱乐圈的故事orz


  • 目前唯一能保证的是he,中长篇


  • 请勿上升



 


 


 






 


传说,炎炎骄阳天落下的雨滴,是狐狸在哭泣。


 


但这场太阳雨却结束得利落干脆,不到五分钟就停了,想来可能是那只狐狸太困,打了个泪眼濛濛的呵欠。


 


短暂的湿润过后,酷热的阳光尤其肆虐,反射在盛朗这座玻璃大楼上。


 


嚣张得仿佛要直冲云霄的外墙玻璃,映上了白云朵朵的大片蓝天。


 


王俊凯背着吉他,从盛朗大楼的侧门里怒气腾天地走了出来,兜里的手机还在边震边响,他置之不理——没关机已经是他最后的礼貌。


 


今年王俊凯已经19岁了,从13岁开始就在盛朗做练习生,数不清有多少次都听信宇哥说:快要出道了,快要出道了,你再等等啊。到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
 


王俊凯在这方面的心态还算可以,只要能出道,哪怕一等再等,他都不会太沮丧。


 


公司一直在准备年末推新人的计划,王俊凯作为歌手出道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儿,整个公司都传遍了,信宇哥也给他打过保票,说这次如果还轮不上王俊凯,他就去投湖自尽。


 


王俊凯在年初也接到了公司给他的确切通知,关于他出道的会议大大小小也开过好几次,不只是风格路线,公司连他出道头一两年的人设都拟定好了。


 


信宇哥昨天电话里告诉王俊凯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,叫他一定准时到场,不要像之前那样时来时不来。王俊凯只道是公司要集中火力为他出道进行包装和各种准备,最后等来的却是‘计划临时调整’这六个字。


 


以及,被重重碾过的自尊。


 


 


王俊凯心里的不甘已经到了言语无法表达的程度,他眸火烧得旺盛,攥着拳,紧了紧背在身后的吉他,在路口拦了一辆的士。


 


车子已经开出了很远,可他仍旧能看到盛朗那座大楼,不可一世的伫立在城市中央,没有哪栋建筑能完全将它挡住。


 


它承载了太多追梦人的激情和梦想,但这世上从不缺梦想,不缺青春,更不缺为青春和梦想努力的傻子。它掌握着他们的全部,所以它有资本目空一切。


 


优秀有什么用?努力有什么用?被人看好又有什么用?


人家一句话就能决定你的生死,没有后台,你屁都不是。


 


清和路两旁的绿植葱郁,行人稀少,懒散而安逸,王俊凯恍恍地看着窗外,叫师傅靠边把车停了下来。


 


他拿起吉他准备结账,看见打表器上亮着的鲜红数字47,瞬间没了脾气。


 


王俊凯身上现金不多,好在现在做什么都能扫码转账,他掏出手机扫了下师傅的二维码,把钱打了过去。


 


清和路的街道总有一种奇特的力量,在这里上待一会儿,总能消散王俊凯不少的负面情绪,他翻过手机里的未接来电,点了一个名字回了过去。


 


“我的大爷,您总算肯回我电话了!”


 


信宇哥的声音感觉要哭,“你跑哪去了啊?”


 


王俊凯坐在绿化带旁的石阶上,冷淡道:“我没钱,跑不了。”


 


时信宇噎住,他想了会儿,觉得好不容易等到王俊凯回电话,还是别浪费时间说什么宽慰人的话了,于是放柔声音直入主题道:“俊凯,其实公司这样安排也不见得是坏事。你想想啊,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很局限的,但是两个人一起,往往会大于两人力量的总和。”


 


这套说辞在好几年前王俊凯就听过,但凡他会动摇,今天的他也许就已经是娱乐圈新生代偶像军团里的一员了。


 


“哥,你知道我的。”王俊凯看着自己踩在石阶上的鞋子,说。


 


这双鞋他没保护好,底部有些磨损,鞋带也脏了,变得灰灰黄黄的。


 


“要出道,我就得以独立的个体出道。”王俊凯冷哼,“我宁愿我这几年在公司白做,也不想跟人捆绑销售。”


 


“……什么捆绑不捆绑的。”时信宇心说这孩子也是倔,换公司随便一个练习生,早就巴着巴着贴上去了,谁在意以什么形式出道啊,关键是你得先有机会出道,你得先让观众认得你的名字和你的脸。


 


“弟,你听哥一句劝,组合没什么不好的,带来的只会是双赢,咱得能出道,你才有更多的机会去做你热爱的事儿。据我所知,那个男孩儿也挺牛逼的,好像跳舞特别厉害,你看你唱歌这么棒,你俩正好互补——”时信宇想到点什么就赶紧补充,“还有啊,他还会打架子鼓,跟你的吉他是绝配!”


 


“……”王俊凯头次听说架子鼓跟吉他还能配对的。


 


刚出公司时的怒火和胸闷此时已经消了一些,王俊凯是不太会控制情绪,但也不会让自己一直沉浸在负面情绪里。


 


街道上走过一个嚼着碎冰冰的小孩儿,嘴边都是糖汁,吃得不亦乐乎还没忘瞥了王俊凯一眼,见王俊凯脸上一直没啥表情的看着他,便往身后指了指说:“那买的。”


 


然后继续吸着碎冰冰,悠悠地走了。


 


王俊凯:“……”


 


时信宇还在电话那头不停地给王俊凯透露那男生的讯息,王俊凯没听进去几句,也不想听任何一句关于那男生的话,在时信宇说到‘听说他家里……’的时候,王俊凯就打断了时信宇,“要么就和大家一样,堂堂正正的参与每年的考核,以实力说话,这样突然空降,把别人辛苦了几年也得不到的机会轻易拿走,算什么?”


 


“这世道本就不是完全公平的啊。”时信宇叹气。


 


“俊凯,你该庆幸了。我们没有背景,没有后台,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,除了我,你自己最清楚。他有本事儿空降,可见给他……”时信宇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,改口道,“至少家里比咱有钱……很多……公司没把你出道的机会全夺走,而是要你们一起组合出道,已经是现在的最好结果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沉默不言,他从公司出来到现在滴水未进,心火又未消,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了,他看向刚那小孩指着地方,那街边有一家报刊亭,堆得老高的杂志背后,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。


 


“你等会儿。”王俊凯对电话里的人说着,起身走去报刊亭那买饮料。


 


人行道上的树荫挡不住蒸蒸暑气,即便是穿着厚底的球鞋,王俊凯也觉得有火在烧自己的脚掌,鼻腔里喷出的气都是灼烫的,阳光晒得人有些闷燥,也有点儿晕。


 


“老板,我要一瓶冰水。”


“老板,给我一瓶冰水。”


 


身侧突然有人撞进了视线,挡住了部分烈阳,声音也叠加在自己的声音之上。


 


像挂在窗前的竹风铃,风一吹,敲打出泉水咕咚的空灵清雅。


 


王俊凯扭头看过去。


 


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,年纪应该也差不多大的男生,但是他脸上带着灰色口罩,鸭舌帽的帽檐还压得特别低,刘海快遮住眼睛,看不大清模样。


 


大夏天的,还穿着天蓝色长袖牛仔外套,捂这么严实,也不怕热出病来。


 


男生望着王俊凯,没说什么,很快便把视线收回,对老板说:“还是给我不冰的吧。”


 


尽管他的声音被口罩蒙住,像是CD被吞了音质般有些模糊,但还是属于比较悦耳的范畴。


 


王俊凯微微晃了下神,手机那头的人就开始催促了,“俊凯你搞什么呢,买个水这么久?我话还没讲完。”


 


老板把水分别递给了他俩,王俊凯反应过来,想起电话里讨论的事情,还是有些火大和烦躁,“今天就别劝我了,我听不进。我对有钱人从来没有偏见,但我看不起仗着有钱就坐享其成的空降兵。”


 


说完王俊凯就愣了下,不知怎地,他感觉他在说完这句话时,有一道及其不友善的冰冷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
 


王俊凯看了眼身旁的男生,那男生拿着水,并没有喝,也没有看着自己。王俊凯又看向报刊亭老板,那老板正看综艺看得入迷。


 


……很奇怪。


怎么莫名其妙的,会有如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
 


“有钱就是资本,谁叫咱穷呢!”时信宇有些痛心疾首,“我会替你把他的底儿摸清的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知己知彼,要输也不会太惨。”


 


王俊凯:“……”


 


“要不我还是先跟你说说他吧,你好心里有个数。”时信宇开始巴拉巴拉起他搜集来的信息,“貌似他还在Z大上大一,但……”


 


王俊凯还是一个字都不想听,但堵不住时信宇的嘴,只能习惯性无视。


 


报刊亭一侧摆着一台扭蛋机,王俊凯口袋里正好还有一枚银币,他把手机开公放最小声,放在扭蛋机旁,又把硬币投进机子里。


 


转。


 


一颗蛋掉下。


 


王俊凯把它拿出来,打开一看,里面只有一张纸条,写着: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这什么破玩意也能来跟他说教了???


 


王俊凯把纸条塞回去,又把扭蛋塞回机子里,忍着想踹它一脚的冲动,转身走了。


 


“……跳舞确实不错,我刚查了下他的舞台表演,舞台上很克里斯马啊。”时信宇不知疲倦的给王俊凯搜刮信息,“你还别说哈,这小子身材还不错,起码有个王字腹肌!”


 


“乓——!”


 


身后忽然剧烈一声闷响,王俊凯被吓到,回过头一看,刚才还玩过的扭蛋机分离得有些悲惨,扭蛋也倒落了一地。


 


而距离扭蛋机一两米之后,跟自己一起买水的男生就站在那里。


 


搞什么??


 


王俊凯皱眉看着他。


 


那男生抬手扶了下帽檐,没再压那么严实了,刘海稍稍蓬松了些,眼睛露了出来。


 


他的眼睛有些内双,但双眼的褶皱足以让他的眼神如高岸深谷。


 


然而看向王俊凯的眼神里,却是凉薄而漠然的,不掺半点温度。


 


王俊凯怔了怔,他似乎看见那男生的眼尾微不可见的斜挑。


 


“怎么啦怎么啦!”


 


报刊亭老板闻声急溜溜地跑了出来,看见歪七倒八摔了一地的扭蛋和坏了的扭蛋机,不禁怒道:“你们谁弄的?!”


 


时信宇电话那端听不到这边的动静,还在自顾自地给王俊凯做功课,“你看我上了年纪就会忘事儿,连他名字都还没跟你说……”


 


王俊凯举着手机,刚要转身离开,就见那男生突然伸出手指向自己。


 


“他。”


 


那男生指着王俊凯,面不改色地对老板说。


 


王俊凯惊愕地瞪过去。


 


报刊亭老板气不打一处来,已经朝王俊凯走了过来,大喊道:“小子,你给我全部捡起来装好!”


 


看男生站在老板身后漠然看着自己的模样,王俊凯很想冲上去扯了他口罩,用力抡他一拳。


 


他们无冤无仇,他这样乱冤枉人是几个意思?!


 


男生藏在口罩后的嘴角弯了一瞬,不再理会王俊凯,走至马路上拦了辆车,一坐上去便驶离了。


 


王俊凯无缘无故被人整了,怒不可遏却又发作无能,想起今天在公司受到的气,只觉得快急火攻心。


 


他最近怕是水逆了吧??


 


到底哪蹦出来这么个祸害东西?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
 


“嘿嘿,他名字蛮有意思的,叫什么……”


 


时信宇耸着肩膀,颈窝夹着手机,另一只手在ipad上面翻着,又落回到第一页,眯着眼,吐字清晰道:


 


“易-烊-千-玺。”


 


 


TBC

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


怕忘得太干净,还是打了个开头。


等忙完本子,大概九月?的样子再继续。


这期间还可以攒攒字,可能到时候一口气连更五章。并不可能。


 


纯·小甜饼。


(各)(怀)(鬼)(胎)的偶像成名之路。


 


相信一定能有写完的一天。



一心一意,易烊千玺❤❤❤❤

✘不要说话✘:

LongRoad_易烊千玺个站:

20150528 央视六一节目录制 【从此去斟两杯缱绻的酒,献给最骄傲的青春,也献给每一场盛世中与我相逢的你。】 [禁二改商用去logo 转载注明LongRoad]